书海无涯勤为舟矢志翰墨写春秋 ——印象中国书法名家许锦宏

2019-10-08 02:24徐州新闻网,徐州论坛,徐州民生、

  许锦宏,字心瀚,室名梅景堂,别署梅香书屋。山东兖州人。中国书法家理事会理事、中国现代书画家协会理事、山东省企业家书画协会副主席、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会员、黄宾虹书画艺术研究院理事。

书海无涯勤为舟矢志翰墨写春秋 ——印象中国书法名家许锦宏

  “端信”兖州之西有新驿,为古驿路之腰站,当时商贾云集店铺林立,士商农工络绎不绝,迁客骚人常以吟诗作画、赋词唱曲的方式排遣羁旅之愁,兴之所至或感怀至深常笔走龙蛇于墙壁,后来之客若有所思又添加新作于其上,书法绘画、诗词歌赋等文学艺术悄然传播,经风历雨日积月累,一方乡野鄙陋之地文化积淀越来越厚重,人才辈出名声鹊起。

  中国当代书法家许锦宏先生的祖上跻身士林,家族文脉繁盛,1957年出生的他正处于新旧中国更迭之时,乡村中既有新式学校传播新知识,又有乡贤士绅教授四书五经。从小生活在鸿儒之士如云、经史典籍如海、书法绘画作品如林的氛围中,耳濡目染之下,许锦宏自然对文学艺术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书海无涯勤为舟矢志翰墨写春秋 ——印象中国书法名家许锦宏

  许锦宏家老屋的中堂悬挂着一幅楷书写就的《前赤壁赋》,小小年纪的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书法基础,然而,隽秀俊美的书法作品让他每每心驰神往,常常在心中揣摩其形其状如痴如醉,终于有一天按捺不住涌漾的兴致,便用手指兀自在地上临摹起来,越写越有感觉,越写越觉得神韵十足,笔画顿挫之时竟然忘记手中并无一物可恃,一篇自觉精彩绝伦的临帖完毕,手指虽被磨破,许锦宏却乐在其中,当他眉飞色舞向父亲讲述这段光彩的事情时,父亲并没有赞许,而是声色俱厉的一顿批评,批评之意,一是爱怜,二是提醒,爱怜孩子手指受伤,下次不要如此而为,提醒是教育孩子这种练字方式不可取。严厉态度的背后是残酷的现实,当时的中国刚刚经历一场罕见的自然灾害,一门心思找寻果腹之食是每个家庭焦头烂额的头等大事,哪有闲钱购买笔墨纸砚供孩子练习书法技艺呢?作为家长的父亲只能喝止孩子对艺术的喜爱,所以,这颗种子只能萌发在许锦宏的脑海中,但《前赤壁赋》书法作品的一笔一画、波磔顿挫刻在他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他期待春暖花开的呼唤、和风细雨的滋润,可梦想很快扼杀在摇篮中,接踵而至的四清运动和席卷华夏,家中的楹联字画、经史典籍还有他最钟爱的楷书中堂被付之一炬,八九岁的许锦宏失学在家,不得不整天扛着头和大人们一起战天斗地或背上箕筐割草拾柴,如果没有时势转变,如果没有机遇巧合,那么,面朝黄土背朝天便是他将来的命运。

  其实,中国自古便有耕读传家之说,纪晓岚曾书写一幅对联曰:“一等事耕地,二等事读书。”近代两位励志大家曾国藩和梁启超都出身农民家庭,两个家庭积累几代人的余粮才能让他们有充裕的时间和金钱维持读书求仕之需。生存是百废待兴新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粮食的生产者牢牢束缚在土地上才能维持国计民生,当时而言,一个农民完成向“士”也就是文化人的转变堪比登天难。

  然而,许锦宏心中的书法种子却以另一种方式萌发新蕾长出嫩芽,乡村中会写毛笔字的后生凤毛麟角,初通文墨的他幸运地被老师选中当上一名书写大字报的宣传员,纸墨无算他可以肆意练习,时间充足他可以揣摩笔法,工作单一他可以心无旁骛,就这样,许锦宏意外练就书法练习者最应该具备的“童子功”,古代的私塾先生常常会让学生把一个大字写上几百遍,目的就是刻意训练悬腕悬肘功力和对法帖一笔一画的精准书写技能,回想当初,如今已成为中国书法家佼佼者的许锦宏还是无比感恩那段误打误撞获得的大好时光。同样,整天书写大字报比许锦宏年长一些的中国著名书法家庞中华先生更是把“苦差”当成了励志之举,行、草、隶、篆都练得像模像样,改革开放的一声春雷响过之后,庞中华乘着春风的翅膀一脚踏进明媚的春天里,顺势而为办起硬笔书法班,希望有一手漂亮字体装点门面的学习者顿时趋之若鹜,在赢得广泛声誉之后,庞中华出版了数十本硬笔书法字帖,很快红遍大江南北,成为书法界的大家,取得名利双收的巨大成功,看来,一个人只要善待生命中每一次意外或必然的经历,不抱怨不埋怨,总会迎来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版权所有@徐州新闻网,徐州论坛,徐州民生、教育门户网站